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重庆石柱县马武镇一起林木、林地权属争议案背后

时间:2019-05-30 15:47 来源:晨报新闻 作者:黄作胜 黄子学 阅读:

 重庆市石柱县马武镇香溪村磺厂组村民代表黄作胜、黄子学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在一起涉及该组的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过程中,由于1987年4月份工作组的错误认定,将乌梢湾、凉桥等林木林地权划归他组,损害了本组村民的正当权益。恳请上级领导明察秋毫,拨乱反正,依法确认磺厂组地名乌梢湾、凉桥等地林木林地四至界线为:东至木草湾梁子、南至猫鼻梁河、西至姚柯湾屋背后梁子,北至凉桥大沟的林木林地200余亩面积为我磺厂组所有。改判2009年二次换发林权时,将乌梢湾凉桥林木林地发给现上坝组(原和尚坪生产队)的杨某书等农户的林权证行政行为无效。

      

 
    在一份题为《林木、林地权属争议处理判决申请》的书面反映材料中,重庆市石柱县马武镇香溪村磺厂组村民代表黄作胜、黄子学陈述了事实和理由。
在1963年“四固定”时由石柱县林业局颁发的,以东起清明山梁子,西至屋背后姚柯湾梁子,南至老庙子岩轮,北至胆家澳梁子,四至界线清楚范围内的乌梢湾、凉桥等的林木林地属我组所有。原1963年颁发的《林木所有权执照》(原马武公社七大队二生产队)1983年落实林权责任制时,将乌梢湾凉桥一带林地由生产队划分给我组11户农户,还发给了林权证的分别有杨通树、黄子月、黄子成、胡仁国、胡兴华、胡仁树、黄子游、黄子学、李永高、李永平、黄子夏等11户农户。
    1979年须发生过争议过林地此事,由于当时和尚坪生产队拿不出属于自己的证据,直至1986年时任我队队长黄某下与本队居住的李某平、本大队的支部书记有私人矛盾。李某平因砍了乌梢湾的树来修建房子,黄某下为了报复李某平,就跑到和尚坪生产队(现上坝组),说李某平砍的树是你们和尚坪生产队的,叫他们生产队的人来抬料,而和尚坪队人就趁此机会组织大量的劳动力,就把李某平砍的树料抬走了。后经李某平出面交涉,又将抬的树料又送还回来。
    自此之后,和尚坪组认为黄某下是磺厂岭生产队的队长,他说乌梢湾的林地是和尚坪的,便对乌梢湾的林地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大肆乱砍滥伐。时任马武公社副书记的李某林(住村干部)便以调查为由,没收了磺厂岭生产队农户的全部林权证。李某林利用自己的职权,便以协调的理由为幌子,其实是假的,他主要是报答他哥黄某文是同母异父弟兄情义。因为李某林当兵退伍回来,由于弟兄多,没房子住,修房子没树料找其哥黄某文在和尚坪生产队任队长,和自己又是公社的副书记职务,就在和尚坪生产队砍了六、七十根树,大约十七八个立方米,就由黄某文组织了三十多个社员给他抬了三天时间才运回家(在那个年代没有公路,在我们山区地方一个来回就有五六公里远)。为了报答弟兄感情和和尚坪生产队的社员人情,所以,李某林请来了他的侄儿李某某(法律服务所所长)、侄女婿秦某某区政法领导、派出所领导田某某(李某林当兵时一个班的战友),这就是1987年4月份李某林为首组织工作组来我队调协与和尚坪生产队的林地纠纷的历史背景。
    2018年重庆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时任1987年村主任李某兴出庭作证时发言说,1987年4月前一个月前,李某林就跟我说:我要处理和尚坪与磺厂岭两个生产队的林地纠纷,你要按时参加按照我的意见来办,你不要讲其它任何问题,我们来处理此事,就是以政府的名誉,所以磺厂岭不管多凶都不行。李某兴说:“我们是一起长大,一起读书,一天放牛,我们天天都一起,只要你怎么讲,我和李某学哥是无话可说。”李某林说只要互相合作就行;李某兴讲到了李某林跟黄某文是同母异父的弟兄,他说:“说穿了就是李某林报答黄某文把和尚坪生产队的料送给了他,他必须得以报答。”
    2019年元月13日,李某云是现在上坝组人(原和尚坪组)的证实材料上讲的证词上说得很清楚:屋背后姚科湾梁子丫口横路直过二耕土,当界梁桥梁子上姚科湾梁子为界都是他本人和和尚坪生产队的老队长黄某海、副队长杨某胜三人亲自在现场划分的界线,乌梢湾凉桥一带,都是你们磺厂岭的,我们是以梁子为界,梁子这边是你磺厂岭的,梁子那边是属于我和尚坪的。”这个证词李某云在我磺厂岭组,仁家土地坝说了还按了手印,作为依据,他还说我这证词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问我都一直不变卦,有什么问题我愿承担法律责任。至于一审法院也好,二审法院也好,县、市法制办,都是维持原1987年4月8日所做出的错误处理决定。

(责任编辑:锋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