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关于钱旺事件中江苏省、南京市及地方公安机关非法行为、不作为、乱作为情况举报暨请愿

时间:2018-01-27 17:43 来源:新晨日报 作者: 阅读:
  一、事实经过:
  2017年12月27日“平安南京”微博发布:钱旺集团董事长张小雷涉嫌犯罪于12月26日“自首”,造成钱旺集团众多合伙人和供应商恐慌;2017年12月30日“平安南京”再发微博:张小雷涉嫌犯罪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吁请广大投资人报案,并附加了一个关于钱旺旗下钱宝网涉嫌非法集资的推文链接,12月31日该链接删除。2018年1月3日江苏省公安厅发布“关于抓紧做好‘钱宝系’企业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案件有关工作的通知”;2018年1月5日江苏警方网上发布张小雷生活作风腐化、包养多名情妇,还有情妇为他生小孩的推文,1月6日早上删除。从张小雷“自首”至今已经20多天,面对数百万钱旺合伙人和供应商的质疑声音,江苏省南京市地方公安机关没有直面问题,而是在如何不择手段取得非法集资证据、知法犯法、暗箱操作、阻扰合伙人合法请愿上访的路上越走越远。
  1.钓鱼执法,非法取证。为了让该案定性为非法集资,取得所谓的非法集资证据,前期是南京公安利用微博发布张小雷所谓“自首”消息,诱导广大钱旺合伙人报案,后来又采取夜间上门,强制合伙人报案,无证非法搜查,甚至遇到有不配合报案的,借配合调查为名,强制带到派出所报案,现在发展到全国多地均有警察上门强制报案的情况(视频、语音证明)。
  2.舆论审判。南京公安机关成立以朱志通为代表的网上舆论组织,号称要与广大钱旺合伙人打舆论战,持续关闭钱旺合伙人微信群、不断删除有反对或者质疑倾向的微博或者评论,同时删除江苏省、南京市等政府网站关于钱旺集团大量正面报道,以及钱旺与政府间合作等事项。但是多日以来,以“南京唐僧肉”为主题的钱旺事件关注度长期处于微博热搜榜。
  3.上访就是犯罪。针对部分钱旺合伙人在走投无路、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期间合伙人文明上访、遵守上访规定,但是遭到南京及多地警方无故阻截、遣送,甚至说上访就是犯罪,甚至以本人拘留和后代前途相威胁(有视频和电话录音)。
  二、结合20多天来江苏省和南京市的相关做法,有几点疑问:
  1.张小雷自首是否属实?事发至今,面对数百万钱旺合伙人的质疑,南京市和公安机关一直没有采取积极正面的措施来应对。2018年1月3日新京报对钱宝涉嫌非法集资进行了报道,但是有钱旺合伙人打电话质疑相关报道时,新京报回复“报道内容为南京提供,具体事实他们并不清楚”(有录音)。后来网络媒体又爆出2017年12月26日(张小雷自首当天)钱旺子公司上海宝瞻实业有限公司与江苏若儿通用航空发展集团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根据裁定书宝瞻实业有限公司取得原若儿航空发展集团旗下位于南京江北国家级新区第18059号土地使用权及18栋独栋房屋所有权,对于钱旺集团这本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为什么当天张小雷会去自首?而且距今已经过了裁定书规定的15日应诉期,钱旺集团是否面临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十分不利的缺席审判呢?后又爆出若儿航空发展集团董事长吕勇为江苏政协委员,这样就让人联想到南京市甚至江苏省与若儿航空发展集团是否有裙带关系,政协委员是否涉及利用地方政府公权力,借机打击报复商业对手?
  2.南京或者江苏是否有权关闭钱旺子公司、工厂和钱宝网?按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企业法人如有违法事实,被公安部门或者其他部门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得影响其公司的正常运转。如果因为高层部分人员违法而关停工厂和网站,这样势必会造成大量工人失业,众多合伙人、合作商恐慌,给企业和社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南京市、江苏省是否有意利用、甚至制造恐慌,故意关停所属工厂、遣散工人、关停网站,达成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3.投资回报率高是否是衡量非法集资的唯一依据?实际上现在中国因为各种原因,作为民营企业想要融资借钱很难,大额融资借款更难,付出的代价也往往非常大,比如京东、腾讯、阿里巴巴当初的融资成本何止40%,并且造成了现在十几亿中国人给外国人打工的局面。中国社会一直面临着一边是大量优质民营企业没有钱,另一边是大量民间资本找不到投资渠道的矛盾,钱旺创新性的合伙人投资模式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这正好暗合了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战略,是一种可行的共同富裕之路,即使在创新过程中有所不规范的地方,作为地方政府我觉得更多做好监督和引导,没有必要因为“涉嫌”就急急“一棍子打死”!并且2016年根据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6)苏01刑终301号,对于张小雷等人参与非法集资行为的检举揭发,未予认定,怎么过去1年多,钱旺集团运行越来越规范,实业越来越多,微商越做越大,与政府间合作越来越频繁,对此多个地方和中央电视台、媒体对钱旺符合政策导向、成绩突出多次报道,怎么反而涉嫌非法集资了呢?
  对于钱旺集团资不抵债,或者借新钱还旧钱的说法就是伪命题。钱旺七年以来,一直采取的价值投资和风险投资模式,比如收购处于破产边缘的江苏吉信甘油,做大做强成为亚洲最大甘油厂;收购处于破产边缘的南京企业地产,如南京江北智慧城、江北老山别墅、各种产业园等,由于很多属于朝阳产业或者稀缺产业,几年来升值好几倍甚至数十倍;创造全国第二的微商平台,直接把偏远地区便宜的优质农产品通过微商卖到广大民众手中,率先提出反向定制,着力改变现在农民生产什么只能被动卖什么的,长期恶性竞争的尴尬局面;成立雷神空天,研发农用无人机,2017年已经实现了数十万亩的农业喷洒作业,随着中国农业发展,前途十分广阔;还有积极介入葡萄酒、股市证券、酷雅健康、医疗器械、艺术品等产业。所有这些,都是高利行业,钱旺只要能够紧盯时代发展方向、持续投入,完全有可靠的造血功能,实现高利回报、全民财富增值是完全可行的。
  4.个人财富,民营企业家财产如何保护?整个钱旺事件,江苏省、南京市一开始就将之定性为非法集资进行处置,但是对于钱旺发展七年来拥有的大量实业和资产三缄其口,办案过程也是遮遮掩掩、疑点重重,是否有随意安插罪名,打着打击非法集资的旗号,而行没收民营企业资产和大量合伙人财富之实的嫌疑?2018年1月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正式施行,2018年1月2日最高法下发《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营造保护企业家合法权益的法治环境支持企业家创新创业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都对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处置办理经济案件作出了全新规定,而南京公安机关在2017年12月26日宣布张小雷自首,12月30日宣布张小雷涉嫌违法被采取强制措施,是否有抢在新规施行前强行羁押民营企业家,造成涉嫌非法集资犯罪事实的嫌疑?
  三、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违法事实:
  1. 根据《规定》第四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公安机关立案后,应当采取调查性侦查措施,一般不得采取限制人身、财产权利的强制性措施。本案中南京公安机关在无证据情况下对钱旺集团董事长张小雷采取强制措施已经超过20天,无法见到律师,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明显南京公安处置失当,随意扩大打击面。
  2.根据《规定》第七条、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三条,公安机关应当遵守法定程序,在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收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本案中南京公安机关采取先行宣布犯罪嫌疑人自首、再采取强制措施,最后吁请受害人报案的方式,可以认为南京公安机关其实并无掌握确实、充分的犯罪事实,而是希望利用合伙人恐慌心理以期快速拿到证据,涉嫌钓鱼执法、办案程序非法。公安机关在收集证据过程中,采取深夜上门、无证搜查、合伙人不配合报案就带到派出所的方式(有很多视频和录音为证),是典型的威胁、引诱、欺骗手段收集证据,而且胁迫合伙人报案参与非法集资也是一种强迫合伙人自证有罪行为,涉嫌非法取证。多地公安机关在接到部分钱旺合伙人文明上访信息后,没有积极公布案情,化解疑虑,而是毫无根据的定性非法上访、采取威逼遣返,甚至以人身拘留、后代前途命运相威胁,明显违反国家《信访条例》第四十条。
  3.根据《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五十条和《通知》第二条,严格区分违法所得、其他涉案财产与合法财产,严格区分企业法人财产与股东个人财产,严格区分犯罪嫌疑人个人财产与家庭成员财产,不得超权限、超范围、超数额、超时限查封、扣押、冻结,并注意保护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坚持罪刑法定原则,对企业家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创业行为,只要不违反刑事法律的规定,不得以犯罪论处。严格非法经营罪、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防止随意扩大适用。本案中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不光没有采取必要的保值保管措施减少侦查办案对正常办公和合法生产经营的影响,还存在执法涉嫌违法,随意扩大查封、冻结财产范围,关闭子公司工厂、遣散工人等,造成平台供货商和广大合伙人大量经济损失,资产贬值,打着执法的口号,坑害老百姓。
  4.根据《规定》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应当尊重和保障人权,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依法享有的辩护权和其他诉讼权利。本案中钱旺董事长张小雷被羁押20多天以来,没有任何人、包括律师也无法见到嫌疑人,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故意忽视嫌疑人权利,暗箱操作,单方面确定犯罪事实。
  5.根据《规定》第七十二条、七十三条,上级公安机关和政府发现下级公安机关和政府存在违反法律和有关规定行为的,应当责令其限期纠正。江苏省政府和公安机关发现相关违法行为应该及时纠正,但是事件发生20天以来,江苏警方不光随意捏造污蔑张小雷生活作风问题,还故意纵容地方公安机关违法办案、非法取证,南京政府和公安机关更是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6.根据《通知》第五条,对于不合理收费或变相收取高息的,参照民间借贷利率标准处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加强对虚假诉讼和恶意诉讼的审查力度,对于恶意利用诉讼打击竞争企业,破坏企业家信誉的,要区分情况依法处理。钱旺是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实业的运行模式,钱旺合伙人既是投资者、也是消费者、还可能是宣传者、甚至供应商,外加数亿的注册用户形成了一个以数百万合伙人为核心的整体。本案中关注点在于钱旺给予合伙人年收益率过高,涉嫌非法集资或者庞氏骗局,但是多年以来钱旺做了很多实业、微商、扶持三农、收购破产朝阳企业做大做强等,财富增值速度越来越快。根据《通知》,针对企业家反映强烈的融资难、融资成本高的问题,政府应该按照相关原则和规定进行处置,但是南京政府和公安机关在处置钱旺案件中对此视而不见,仅仅以收益率过高就定性非法集资太过片面和武断,没有采取监督和纠正措施,而是采取暴力打击、随意关闭的行为,存在违规行为。
  四、诉求:
  1.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严格依法依规办事。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是国家公权力的代表人和执行者,钱旺事件关系到几百万合伙人的前途生计,一旦发生冤假错案将是对司法公信力、国家公权力和社会公平正义的极大伤害。在此我请求江苏省政府、南京政府及公安机关要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依法办案,纠正无证据先行羁押嫌疑人、再找证据的非法行为,纠正钓鱼执法、胁迫报案、张冠李戴的非法行为,纠正上门服务、滋民扰民、自证有罪的非法行为。
  2.查明所谓张小雷自首的真伪,给广大钱旺合伙人和供应商一个说法。南京警方通过两篇微博发布消息,加上网上舆论诱导,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闭门办案、暗箱操作,动用全国警力,胁迫合伙人报案,以图造成张小雷的违法事实。
  3.恢复钱旺集团旗下子公司和各工厂的正常运转。即使张小雷涉嫌违法,也不应关闭工厂、遣散工人,而应该尽量减少影响,减少广大合伙人的损失。
  4.畅通信访渠道,保障合伙人权益。主席和总理都对妥善处理信访突出问题作出重要指示,强调综合施策,解决好群众的合理合法诉求,避免一般性问题演变成信访突出问题,维护群众合法权利。请求公安机关纠正阻扰文明上访、上访犯罪等言语威胁的非法行为,纠正威逼遣返,甚至以人身拘禁、后代前途命运相威胁的非法行为。
  5.打击黑恶势力,严查背后保护伞。钱旺集团在与江苏若儿航空集团的地产纠纷案件胜诉当天,钱旺董事长自首,于情于理不合,,后网络爆出江苏若儿航空集团董事长吕勇为江苏政协代表,如果张小雷不是自首,价值几十亿的经济纠纷是否涉及官民纠纷、民营企业家和官方背景的人员的经济矛盾等,特别是背后是否有个别地方政府官员作为黑恶势力保护伞的问题,请求中央严查背后原因,还广大民众一个公道!
  6.鉴于南京政府以及地方公安机关的非法行为江苏省政府、省公安厅与南京政府沆瀣一气,不作为、乱行为;签于钱旺事件事关上百亿资产归属、几百万普通投资合伙人家庭身家性命问题,进而由于不公正评判可能引发大量社会问题,作为钱旺合伙人普通一员,郑重请求党中央、国家部委出面协助彻底调查南京钱旺事件,还广大合伙人一个公道!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