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各地新闻 > 正文

反腐受害达二十三至今未平反昭雪

时间:2019-06-12 12:36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我与腐败作斗争竟受害达二十三年
  我叫贺松庭,原系湖南省航运局副局长、局党委委员。1994年至1996年,我因与本厅厅长李安、副厅长邹和平(现已判无期徒刑),以及副省长周伯华等人的腐败行为进行过抵制和斗争
  结果遭李安一伙腐败势力的疯狂打击陷害:
  1995年底,李安一伙把我在两次公务接待中完全符合规定的总共480元的报销,污为不顾百姓死活,公款大吃大喝,且在湖南日报上予以全省通报(就在我报销之前的一个月,李安一伙去参与一同伙的开业宴,一桌就耗费公款一万多元),并以厅党组名义将我列为省交通系统腐败典型上报省纪委。而省纪委书纪杨敏之这个庸官竟偏听偏信李安一伙的所谓“厅党组”的汇报,将我列为腐败典型予以全省通报。当我找杨敏之申辨、论理时,他居然高声训斥道:你贺松庭真不知天高地厚,我是相信你个人,还是相信厅党组?
  事以至此,李安一伙仍不解恨,非要把我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拔出不可,接下来,李安一伙串通当时的市公安局雨花派出所的个别干警,借口我收受基建包工头的贿赂,企图将我关进大牢了事。幸我对李安一伙心狠手辣早有防范,其阴谋并未得逞。
  李安一伙见我逃脱入狱,心有不甘。1996年10月24日晚,这一伙人叫来四个手持砍刀、短枪的凶徒,闯入我的住宅,见我不在家,又于次日凌晨叫来市公安局浏城桥派出所的四个民警,将我在交通厅招待所任保安的我侄儿堵在我的住房内,一民警二话没说,叫我侄儿跪下,拔出手枪顶住他的背部,叫他说出我的下落。当我的侄儿回答说确实不知道后,四个民警连拖带拽把我的侄儿弄到停在五一大道上的一辆警车上,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将其放回。
  在李安一伙一而再地把我往死里整,我在生命安全已无任何保障的情况下,我不得不于1996年10月底逃离了工作单位。
  自此我失去了党籍、工作和经济收入,连我在机关的住房也被李安一伙分配给了他的同伙居住,我陷入到居无定所、病无医保、老无所养的悲惨境地。而且还连累到了我的家人:当时在大学就读的儿子不得不中途辍学;我爱人承受不了我遭受的打击,中年早逝;我老父亲为我的不幸而伤心两度入院抢救,最终含悲离世!
  面对李安一伙对我的疯狂报复,我单位的绝大多数干部、职工敢怒而不敢言,只能是深表同情和叹息。
  自从我离开单位后,我向中央纪委各有关单位写举报信上五百封,但均无回音。
  直到2003年首和2004年首,我向中央办公厅、中纪委反映我反腐落难的情况后,分别引起中央办公厅和中纪委的红头文件批示,要求省委、省纪委予以查处。省委主要负责人曾委托省委信访局的胡连海、唐敬文两同志围绕我举报的问题,作了三个月的外围调查,其结论是我所反映的问题“基本属实”,但如何处理,他们无可奉告。
  省纪委接到中纪委的批示后,由纪监一室的田、黄两同志也作了一个星期的调查,最后答复我的是案件查处有难度,再没多说。言下之义,他们遇到了阻力。
  我万没想到,有中办、中纪委这两个中央权威机关的批示,压在我心中的石头终要落地了。但想不到,包括我在内的参与过外围调查的省委信访局的胡连海、唐敬文两同志,以及省纪委的田、黄两同志,均没有料到中央权威机关的批示,在某些人的干预下均不了了之。
  自这之后,我的平冤昭雪的要求被某些机关、某些官员看作是“烫手的山芋”,谁见了都想绕道走。他们无惧党和国家形象受损!
  李安一伙对我实施疯狂打击报复距今已有二十多年了,虽然他们当年在生活作风、政治纪律、拉帮结派等诸多方面的腐败“五毒俱全”,但在贪贿方面还够不上打“虎”灭“蝇’之列,再加上罪责有的已过追诉期限,对此,我表示理解。
  但不能因此把我这个受害者与当年的施害者等同起来而不理不睬,在法制、党纪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我这个受害者理应平反纠正。
  我今年已满七十一岁了,我因反腐受难已经达二十三年,现我仍依靠年逾九十高龄的老母亲的有限的养老金度日。泱泱大国,依靠年逾九十高龄的老母亲去赡养一个与腐败作斗争,弄得一无所有的七十一岁的儿子,每想到此,我心如刀绞!
  回顾我的工作经历,我对得起党,对得起国家。
  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我只得求助于网络,但愿在网络的关注下,我能重回党的怀抱,恢复工作待遇。
  湖南省原航运管理局副局长
  贺松庭敬呈2019年六月十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