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信访的辛酸只有访民才懂!实名举报天津违法乱纪

时间:2019-03-14 21:30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我叫戴燕岭自我离异下岗之后,我带着年幼的孩子和家中年近80的父母一家,依靠门脸房卖早点艰难度日。直到08年的拆迁彻底摧毁了我的家庭。由于拆迁,家庭的经济收入被彻底切断了只能依赖亲戚朋友的救济和几百元的低保,同年老父亲因为脑梗死瘫痪经鉴定为二级残疾,更加重了家庭负担。我因补偿不公平不合理拒绝搬迁,他们就用断水断电、半夜砸玻璃等方式迫使我们离开。随着生活环境的恶化老人和孩子承受不了,我只能选择妥协!3年后房子建成,看房后发现房型和面积与协议中写的不同再加上困难补助迟迟不给,我就找到双环村拆迁办善后组解决问题。原拆迁办工作人员王鹏受原拆迁办主任刘健指使,要求我办理退房手续,这样才能申请后续的补偿。王鹏利用政府公信力和他本人的警察身份向我承诺解决一系列问题只要我同意退房,后来发生的事证明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我同意退房后王鹏和另一位工作人员李辉将我像犯人一样压到银行办理退房,打到我账户的资金总计49.5万其中包括后续办理购房协议时我缴纳的家庭全部存款包括孩子上学的钱15.1万、借款3万和一笔不知明细的退房转账金31.4万。随后李辉强行将我的存折抢走交给王鹏并扣押3个多月,在这期间王鹏多次威胁我“如果你办挂失这事就算了了!”随后,在王鹏的操纵和控制之下将我全部的财产转移至他个人名下,胁迫我签署一份极不公平的协议并向我索贿,后来王鹏本人未按照承诺调一楼、解决拆迁补偿款,我也没有办理入住手续。


直到2014年家中老人的身体状况恶化,老父亲得了肺心病和脉管炎,老母亲因为重度白内障鉴定为4级残疾。由于脉管炎,瘫痪在床的老父亲下肢溃烂,长期贫血,大夫说如果不截肢肺心病会加重,而截肢的手术费用要8万多根本承担不起!7月份孩子收到西北师范大学录取通知,而老父亲就因为肺炎和心力衰竭送去医院急救,为了救老父亲我不得不借5万元撑过最危急的那几天,即使这样也还是不够我又东拼西凑了1万多。直到报到前几天我都没告诉孩子给他姥爷看病花了这么多钱就怕他知道增加心理压力。由于一直忙老人的事也没顾及到孩子,等我回过神来一看报到日期都过了,我给学校打电话人家说这已经主动取消了!我就火了问孩子这怎么回事。孩子一开始没说话,后来他拿出来那些单子当时我就崩溃了.孩子哭着跟我说妈这个学我不上了我打工去!我真是特别愧疚对孩子,没法说,都怪自己无能!这三年孩子在外面做临时工因学历低没有编制还受到歧视,这给孩子带来极大压力以至于精神抑郁。17年4月4日清明节,那天还下小雨,孩子他姥爷就在那天走了。临走的时候嘴里一直说回家回家,老人嗓子都哑了声音又微弱,当时孩子不在他姥爷身边,等孩子来了他姥爷已经不行了。这件事给孩子打击特别大,葬礼之后就一个人躲屋里不出来了。




  我的父亲曾经在耳朵眼工作,在职期间被中国烹饪协会授予为天津市饮食行业做出贡献的表彰,一辈子兢兢业业的雕琢面点手艺带过的徒弟如今都有自己的面点房。父亲临终之前的最大愿望是想要把他这么多年来的面点经验做作总结,让我传承下来。虽然算不得什么大贡献甚至可以说无足轻重,但是,对于一个在平凡不过的面点师他的毕生心愿不过如此!但临终,不仅没能实现,反而落得个因为拆迁无家可归,在疾病折磨之中痛苦离世的下场!我不怕受罪!可怜的是我的父母我的孩子!由于我的轻信懦弱,连累我的孩子做出牺牲,本该成为人民教师的前途毁于一旦!




  这就是我这十几年年的信访历程。最后要感谢各级领导的关心,因考虑到由于拆迁给我造成的停产停业的损失,,同意给予二套房的拆迁补偿,这让我心里感到十分安慰,但是,这对给我家庭造成的创伤却是远远不能弥补的!此外在这一过程中还存在着严重问题,我特此举报。


我举报的问题是,双环邨拆迁指挥部领导赵金泉指示其下属等,违规借用管理服务对象财务获取大额回报违反廉洁纪律的问题。我之前也通过我们当地纪委反映过这一问题,红桥区纪委给的答复是,涉及到拆迁问题的一概不受理,并让我到检察院去反映;而检察院给的答复是,这一问题涉及违纪,又让我回到纪检反映。因此只好公开实名举报。






与之相关的详细起因如上述,在去年5月份红桥区政府批准给予我主张的部分诉求既给予因拆迁带来的小吃生意的损失进行了补偿。在这里再次感谢区委各级领导的关心和帮助。


协议的内容是,就我所受到的生意的损失进行一套房屋的补偿。协议中规定自签订协议期两月内进行完全的补偿,协议中提到,“若指挥部违约我有权利继续信访并追溯给我造成的额外损失”而指挥部却故意拖延超时近一个月。




在拆迁指挥部主任赵金泉的指示下,命令赵志远(小赵)强制代办定金相关手续。其声称,围绕此套房屋总花费“242万元”,代缴纳定金“12万”。随后指挥部共向我的账户转入230万元正,后续要打给房主的余款为“221万”,余下9万包括22380元的税费、手续费,和“额外”转给房主的性质不明的2万元,以及要求我退还给指挥部的性质不明的47620元。(有相关的录音和拍摄下来的票据图片)




在此过程中我的全部票据,协议,房本都被他们收走(已在房管局和银行把相关票据从新打印)。随后我通过拍摄的照片拨通了被扣留的房本上记载的原房主的电话并进行沟通(有录音),我获悉指挥部共缴纳总定金10万元,房主本人收到定金7万元,3万元为中介费!房主本人共收到230万整。我之后又去房管局和银行进行核查,根据银行转账记录,指挥部共向我的账户转入230万元,其中余款为223万元并转给了房主,余下7万包括22380的相关税费,以及47620性质不明的款项。也就是说围绕这套房屋的真实花费为235.238万元。




总的来说围绕这套房屋产生的花费包含4个部分:1房主收到的定金,2中介费,3打给房主的余款,4相关税费手续费。


指挥部声称围绕此套房屋四个部分的花费总计242万元,但实际为235.238万元。其中性质不明的差额为67620元。据我所知这样的行为可能发生不止一次。请相关领导给予重视严查基层腐败。


我的身份证号为12010619600221102X  我的电话18622462524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