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欢迎访问新晨日报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监测 > 正文

瞧这一家子

时间:2019-06-12 11:24 来源:新晨日报网 作者:admin 阅读:
  一个喊了近三十八年冤的一位老基层干部的子女,名叫邓建平,他在网上说他所在的政府对他家不讲理有三十八年之久了,这究竟是为何?N君:近日联系到如今在广东某地流浪的邓建平,想听听他所说的这个政府对他家不讲理;到底是为何事?
  N君:邓老;你好!你所说的这个政府对你家不讲理,你所在地是那里啊?
  邓老:N君好:我家住湖南省东安县大江口乡登台村三组,我讲的这个政府:就是我所在的当地县政府(82年时任纪检书记的张树青)因为当时他是负责我家落实政策的主要领导,肯定他就代表这个政府吗。
  N君:你父亲是个什么干部?怎样的一个情况?
  邓老:我父亲名叫邓大禄,是原东安县石期市人民公社(50年参加工作至69年去世了,现为永州市东安县石期市镇)社长。在“文革”中被推残致死,从一九七九年至今,邓大禄的子女多次上访要求落实政策,当时的零陵地委落实政策办为此事还专门写了批文,而东安县落实政策办、组织部一些办事单位你推我、我推你,导致此事一拖38年无结果。

  

  
  (这是盖有各级政府大印的报告件)

  

  
  (这是由县人事局发的机关干部家属生活困难补助证) (这是原零陵地委写的批示件装的信封)
  (批示内容为:“根据邓建设(邓大禄长子)同志多次上访和下级各级调查,证实是一错案,根据湘发79、19号文件规定,合符落实政策,请县落实政策办酌情予以落实,安置其子女善后工作,其结果请用书面速报我办”)
  N君:当时你哥(邓建设)把这张批示给了那位领导?
  邓老:当时我哥(邓建设)在县政府大院内亲手将这张批示交给了时任纪检会书记的张树青,张书记并对我哥(邓建设)说;等拿到县常委研究,你回家等通知。
  N君:你家这事大约是什么开始上访的?
  邓老:我家是在79 年时就开始找有关部门递交了报告,那时正在全国性的拨乱反正,湖南省委印发了(湘发79.19号文件),大体规定是:“在文革中被受到冲击的干部,及非正常死亡的......政府要做好善后工作”。县里专门设立了落实政策办公室,为此我哥去落实政策办找他们,他们说要各级报告盖章,当到各级政府盖好章后送上去,却又不让进门了,报告也不收,来来回回的跑了将近三年。
  N君:你说的他们不让进门,是指那些部门还是那个人?
  邓老:就是县里设立的“落实政策办公室”,因我哥上访一般是在每年的农历十二里或正月里才有时间,那时候天气还很冷吗?县里各部门办公室都还是用炭盆烤火(烧木炭)。只要一去敲门,一看见我哥,办事人员就马上关门说去找组织部,到组织部一去又说去找人事局,就这样每去一趟县城不容易,有时没有车了就走路回家,那时候交通不方便(而且也没有钱)。
  N君:那张书记以后没有通知你家了,是吗?
  邓老:三年县里各部门都踢皮球,也就是82年我哥上访到地委,所以当时地委就写了那张批示要求落实解决,大约半个月后我哥又去找到张书记,他就不承认收到过地委的那张批示了吗?我哥立马又在公路上挡住一辆开往零陵地区的大货车,跟司机说好话,让他帮带到了零陵地区,当时地委组织部听说后又打了电话给县里,接听电话的人叫郭光华(听说是县老干局的)。结果再返到县里,这些领导大发脾气,说我哥是在告他们。
  N君:你哥当时感到很无奈,还想了其他办法没有啊?
  邓老:肯定想了的,就是我父亲在世时有一位原老上级邓贤喜(当时副县长)找过他,也找过我邻村的易伯秤(也是我父亲的原同事,县统战部长),他俩都说你家这事没有拿到县常委来研究。
  N君:听说你哥又去了长沙(省委)?
  邓老:对,我哥又回家卖了一些稻谷,凑了路费前往省城。

  
  (这是湖南省人事局写了一张批示:内容大体是:请东安县落实政策办酌情处理,为盼!)
  N君:这张批示拿回来又交到那里了呢?
  邓老:当时我哥拿这张批示来到县落实政策办,张树青一看说:“神仙下凡问土地,我说有就有,我说没有就没有,现在还和文化大革命一样,死了的我们不管,你去告吧”。
  N君:那你哥当时还坚持要找他们吗?
  邓老:我哥认准中央的政策(他喜欢看新闻,了解国家大事),就决定去找当时的县委书记符德训,他听说符书记在山口铺搞点,就走路赶到山口铺农机站找到了当时的县委符书记,符书记只说等回县里后帮问问。就这样打发我哥走了。
  N君:那你哥当时还没有放弃?也是一直在上访吗?
  邓老:是的,没有放弃,因为我哥买了电影机下乡放电影,有时上县电影公司换影片,就借此去一下县落实政策办打听一下消息,他也想过利用媒体,但都不知怎样用啊,86年就自己在“人民日报”上看到招收函授学员,当时拿出60元学费报了“人民日报社新闻智力开发函授部”学习,想到记者是无冠之王,他看到当时一报社刊登过一篇文章《是记者大还是局长大》,他认为记者是为民呼吁呐喊,维持正义的化身,他就有了这个想法,就在夜晚伏在床上写新闻稿,又以我家为题材写了一部反映’十年浩劫”长篇小说(20万字未发表)。

  

  
  
  (这是邓建设86年参加人民日报函授学习)
  
  (曾是东安县广播站新闻通讯员)
  N君:你哥是那一年去世的,是有病没有治疗还是什么原因?死时多大年龄?
  邓老:我哥邓建设是一九九三年五月一日死的,他身体很强壮的,就是为了我父亲落实政策这个事心里想不开,积怨成疾,加之下乡放电影把身体搞跨了,有小病也没有钱去治疗也是一方面。死时才36岁,留下二个侄儿。

  
  (这是95年为我这事的第三任县委书记伍华安交由信访办的回复)
  
  (这是2018年4月25日永州市第十三巡视组信访件交办单)
  
  (这是2018年9月6日东安县白牙市镇政府回复)
  N君:这是那个政府给出的回复?回复上说没有你父亲的档案资料了,要你提供出来,你有吗?
  邓老:因我家庭住址是原东安县大江口乡登台村,现合并到了东安县白牙市镇了,他们说整个县都没有找到我父亲工作的档案资料了,要我提供,我到那里提供得出来,我父亲死时我当时还只有6岁。

  
  (这是2018年9月25日东安县白牙市镇政府又一同样的回复,只是改了日期)
  
  (这是2018年10月17日东安县组织部的回复函)
  N君:这10月17日的回复怎么就变成了东安县组织部来回复了呢?
  邓老:因为我对白牙市镇政府的回复不满,也听人说政府根本就没有去调查,就是在玩文字游戏忽悠我,我在网上质问组织部门,所以东安县的组织部门也就在镇政府的回复文字上改了一下日期就了事了啊。你再往下看。

  
  (这又是一个千遍一律的复制式假的回复)
  

  

  
  (此份回复日期写错了,应该是2019年1月2日的回复,却写的2018年了)
  N君:你这么多年都坚持在网上投诉,在网上投诉是那一年开始的?
  邓老:95年我拖家带口远离家乡到广东虎门流浪,那时不知道上网,到了2001年我学会了上网开始,就在天涯上注册了一个账号,开始发帖,但一直得不到回复,我母亲也在这一年在广东虎门去世了。

  

  
  
  (这是我父亲原工作的石期市镇政府的回复)
  N君:我看回复上说要你回去向上反映协商解释处理,有没有采取其方式与你接触?
  邓老:我家所在的镇政府的一位干部也打过电话给我,说要我回去协商,我所在村主任也打了电话,要我写一份诉求,他给我递交上去,这个月的3月28日我大儿子返回家乡找了镇里的负责人,但只说了二句话,他急着下乡去了,半个小时后在我微信上要我儿的电话,我也告知了这位干部,但没有联系,我大作子只好返回广东(因我家里没有房屋,也没有亲人了)。

  

  
  
  

  

  

  

  


  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发1979年19号]文件关于落实农村基层干部的意见第二条明确规定;“对遭受迫害、造成严重伤残甚至死亡的同志,要做好善后工作”。我父亲一生为党的工作勤勤恳恳,遭到挫折并被迫害致死后,其家人没有得到公正的对待,我的老母亲丧失劳动力后根本没有享受政府半点抚恤。其后人上访38年没有结果。尤其是该县落实政策办无视中央组织部关于落实农村基层干部的意见,一直致邓大禄一家人于冰窟之中,令人心寒,如今,邓大禄的子女还流落在外。
  我们一直保持理智的上访,不闹访,不缠访,结果被他们徇私舞弊,渎职,造成我一家的命运彻底转向,共产党的宗旨是“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这个去世的老干部家属被一次次的官员们忽悠,这个家庭现在已经很痛苦了,请你们别再打擦边球了,应该不忘初心,有点担当,再踢皮球是苦了这一大家子了?
  请问这些相关部门到底是那些部门该负起责任?

  湖南省东安县白牙市镇石登村 邓建平
  2019年6月11日
  联系电话:13532477909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